您的位置:首页 >> 民生呼声

汪平喝完最后一口粥位置位置

时间:2021-02-26 02:07:07

汪平喝完最后一口粥,打了个饱嗝,“哧溜”一声,下了桌子。

一边的婆婆见了,咽下口中的饭食,笑着提醒道:“把那嘴巴揩下嘚,留倒当中饭?”

汪平伸出肉嘟嘟的小手,胡乱地抹了几下,就朝门角落走去。低头一看,空空一片,汪平转过头来,看着婆婆,问道:“婆,我的小铲小桶呢?么不在这些哒?”

婆婆一笑,伸着筷子说道:“在外面屋檐下。”缩回手,搅拌了一下碗里的粥,又吹了口,扭头看着就要走出去的汪平,没好气地埋怨道:“每回玩哒不晓得洗,稀泥糊涂的,赫死人嘞!”说完,又瞪了一眼汪平。

汪平不好意思地嘿嘿直笑,伸手直抠后脑壳。见婆婆就要起身,汪平赶紧转身撒丫子跑出了屋去,小肚子在体内一嘟一嘟地上下弹跳个不止。

婆婆见了汪平那个熊样子,笑着坐了下来,口中却还不忘威胁:“不看你跑得快,你老子给我预备的竹条子不打得你小屁勤练是很重要的。屁开花吔!”说完,脸上竟溢满了笑。

汪平一听,小屁屁一紧,仿佛屁屁上已传出钻心的疼痛来。汪平伸手摸了摸,感觉好些了,这才停着脚步,转过身子,望着屋内的婆婆,伸出小舌头,虚睁开目,“啰啰”了几下,又赶紧缩回头,拿了小铲小桶,快速去了隔壁小山子家。

汪平一踏进小山子家的门坎,扯开喉咙大喊:“山子,山子,在搞么家?”

这时,从厨房走出来汪婆。汪婆见了,笑骂道:“狗馕的,说哒好多回呃,喊叔子。”说完,脸上溢满了笑。

汪平撇撇嘴,不屑地道:“还没得我长,还叔嘞!”想了下,又道,“叔还要我的粑粑吃?”

汪婆一听,哈哈大笑,连眼泪都流了出来。看了眼汪平,连忙撩起围裙,边揩泪水,边侧过头,大声叫喊道:“山子,山子,还不快起来,别个平伢子都来喊你哒!”

房内传出一阵焦急的声音:“婆,尿罐呢?我要尿尿!”

汪平一听,赶紧跑过去,推出虚掩的房门,跳进房,指着赤条条的小山子,不停地羞着脸,口中不停地说道:“盐老鼠,偷盐吃,腌在国美系统内得衣服没得哒!”

小山子红着脸,吭哧吭哧道:“昨夜梦见和你去达子家菜园偷瓜,在个蛮大的南瓜上挖哒个洞,和你一道屙了泡尿,鬼晓得一醒来,就,就,就……”

汪平听完,笑得连腰都弯了。

小山子一把跳下床,跑到汪平跟前,抱着汪平的身子,边摔边道:“还说,还说,不是你说屙,我能屙到床上?”摔了几下,却终因力弱,总也没摔下去,自己却累得直喘,却仍不死心,仍在不断地摔。

汪平一时火起,身子一摆,挣脱开小山子的双手,退后一步,瞪着小山子,吼道:“个屙尿宝,还怨我?”一转身,又掉头冲着小山子吐了口舌头,“哼”了声,小跑着出去了。

小山子从地上爬起,追着汪平,喊道:“搞么家?”

汪平头都不回地回道:“要你管?”说完,朝河边走去。

来到河边,汪平双手拿着小铲,边挖边嘟囔:“屙尿宝,屙尿宝!”

过了一会儿,身后传来一声喊:“平伢子!”

汪平一愣,不屑地“哼”了声,又挪动了下身子,背影彻底对着后面的人。

没过一会儿,一股香气直冲鼻子,汪平循香看去,见块黄澄澄的火车粑子正在自己的嘴边,缕缕热气直往上冒。汪平深吸一口气,张开嘴,猛地咬去,头一摆,整块粑粑含在了嘴上。耳边同时传来一声问询:“一起和泥?”

汪平咀嚼着粑粑,头点得如捣蒜。口中的“嗯嗯”声响个不止!

又过了一会儿,“平伢子”,“山伢子”的叫喊声响彻河边。不时还有嘻笑声间杂其中。

一边的河水,也欢畅地向前流淌着。

共 1 11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任何人大概都是这样的,最难以忘记的是童真,最容易丢失的也是童真。若是在成年之后,依然保持着纯洁无邪的童真,并且一直在生活中保持着,这样的生活可以说就是诗意的生活。小说里的汪平可以说就是这样的年轻人,已经成为人妇,但是和婆婆的关系亲切得宛如小女孩和母亲在一起,在村里和年少的叔子宛如童年时期的男孩女孩一般亲热自然。但愿生活中人与人之间没有机心,真诚和谐地相处。【:平淡如水】

1楼文友: 18:09:51 永葆一颗纯真的童心,实际上最可贵。 不与他人攀比,只求自己进步!

回复1楼文友: 19:0 :47 多谢,问好!

绥化医院哪牛皮癣好北京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宝宝健脾胃食谱

银川阳痿治疗哪家好长沙治疗男科哪好沈阳妇科医院哪家好

成都治疗宫颈糜烂哪家好
小孩子吃饭不消化怎么办
绥化治疗白癫风医院